当前位置:十酷 tencool.com历史历史上卜卦算命可信吗?她信了然后生下了“千古一帝”!
历史上卜卦算命可信吗?她信了然后生下了“千古一帝”!
2022-07-21

历史上卜卦算命可信吗?她信了然后生下了“千古一帝”!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提及史上有名的方术士、占卜师、易学家,你一定会想到汉时张良张子房,三国蜀相诸葛亮,唐代好基友李淳风与袁天罡,明朝刘基刘伯温。

毋庸置疑,这几位大咖,个个明阴阳懂八卦,晓奇门知遁甲,其卜筮预测之术,玄妙无穷,绝对牛,牛到不行。

不过,在古代史上,还曾出现过一个卦仙儿,甚至比以上几位更牛掰。

小眼睛一眯,掐指一算,便创下了“一卦卜出个千古一帝”的奇谈。

这么厉害?

谁啊?

绝非卖关子,小编也仅知他姓姚,至于叫啥名,啥地儿人,师从谁,皆一概不知。

姑且唤他作姚翁吧。

01

这个故事,大约发生在汉文帝年间。

这日,在一个名叫槐里(今陕西兴平东南一代)的小县城里,村妇臧儿臂挽菜篮,出门上了街。

而隔三差五,臧儿就去集上,或买或卖,换些针头线脑和日常用物回来。

片刻光景,臧儿就到了地儿。

市集上,杀猪的、宰羊的、耍猴的、卖唱的、南来的、北往的,挤挤嚓嚓,吆吆喝喝,甚是热闹。

如平常一样,四下寻看便宜物件。

旁侧传来了一声沙哑招呼:“这位大姐,算一卦?”

此时的臧儿确已年逾四旬,算大姐了。

想当年,刚到适婚年纪,她便嫁进了一户普普通通、困顿拮据的王姓人家。

男人叫王仲,面朝黄土背朝天,累死累活一年忙到头,也难保不饿肚子。

彼时,天下初稳,没啥娱乐活动。

特别天黑之后,小两口不只饿得慌,还闲得慌。

不如找点事儿,解解闷。

于是,没几年,臧儿便生下三个孩子。

第一个,是儿子,取名王信。

第二和第三个,都是女儿,分别取名王娡和王皃(mào)姁(xǔ)。

且说臧儿闻声,扭头望去,只见一个瘦脸如刀条的卦仙儿正眯缝着眼瞧她。

这个卦仙儿,正是故事开篇所提到的姚翁。

“饭都吃不饱,算啥卦?”

臧儿咕咕哝哝,迈步欲走,却又收住了脚。

因为,卦仙姚翁的嗓音又似毛毛虫般,蠕动着爬进了她的耳鼓,刺痒了她的心尖:

“再醮田家,依旧困窘。真是可惜,老天看错了人呐!”

醮,古指敬酒,干杯。喝完一盏,再敬一盏,曰“再醮”。

古代寡妇改嫁,亦称“再醮”。于礼制,寡妇改嫁是一种非礼行为。《孔子家语·本命》中即言:“(女子)夫死从子,言无再醮之端。”

身为女人,老公挂了,你得听儿子的,万不可有改嫁这等不端行为。

但村妇臧儿,偏不信这邪。

她的男人王仲,在与她生下一男两女后,一场大病,呜呼黄泉。

一个娇弱寡妇,带着三个半大不小的孩子,这日子可咋过?

当然得往好处过。

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干嘛要独守空房,苦苦煎熬?

于是乎,臧儿在心里呐喊声“去他的礼制规矩”,打扮打扮,将自己再醮给了一田姓接盘侠,并一口气生下了俩儿子,一个叫田蚡,一个叫田胜。

话归正题。

听卦仙姚翁那么一说,臧儿不由蹙了眉:“你这话,啥意思?”

“天机不可泄露。”

卦仙姚翁将手一伸,打住了话头。

明摆着,要银子。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自也没白算的卦。

臧儿一咬牙,将几个用来维持生计的碎银全掏了出来。

“这回,能泄了吧?”

“娡乃大贵之人,日后必生天子!”

此言一出,臧儿顿觉心头大震,定在了当场。

王娡

02

对卦仙姚翁的掐算,臧儿是真动了心。

个中缘由,说来话长。

别看她时下一身粗衣,所嫁两任老公皆为农夫,但她绝口不提的家世,曾是何其风光显赫。

汉初时候,霸王项羽分封十八路诸侯王。

其中的燕王臧荼,便是臧儿的祖父,跟随总盟主项羽南征北战,立下了汗马功劳。

有史为证。

《史记·外戚世家》中载:“臧儿者,故燕王臧荼孙也。臧儿嫁为槐里王仲妻,生男曰信,与两女。”

只可惜,及至臧儿成年,臧荼归顺韩信,投降刘邦。

哪成想,刘邦顾虑项羽旧部谋反,索性来了个大捕杀,永绝后患。

惊恐之中,臧荼再度反水,终被刘邦斩杀。

从此,臧家家道中落。

而贵为燕王的亲孙女,臧儿哪肯认命?

所以,听卦仙儿神神叨叨说破天机,臧儿一拧身,甩开大步直奔城东。

“干啥去,这么急?”

“去金家,接已嫁做人妇的女儿王娡回来,然后送进王宫,生天子去!”

写到这儿,是不是越来越有意思?

早在三年前,臧儿便把到了婚配年龄的大女儿王娡,嫁给了一个名叫金王孙的小伙子,且生有一女,名叫金俗。

金家也是寻常门户,家世平平。

臧儿入了院,抓起女儿王娡的手腕,掉身就走。

“丈母娘,你干啥?”

金王孙见状不妙,边喊边来阻拦。

“闭嘴,谁是你丈母娘?”

臧儿哼道:“从今儿起,娡儿和你没啥关系了。”

“可她是我媳妇,”

“她是天子的媳妇。再敢碰天子的女人,杀你全家!”

汉景帝

03

就这样,因着卦仙儿一句话,臧儿强行将女儿王娡带回了家。

女婿金王孙抱着幼女几次去要人,都被她轰赶了出去。

按说,女儿已嫁人,生女,眼下毁婚,成了二手,别说皇家贵胄,即便普通村夫,再娶她也要考虑考虑。

但,臧儿固执得很,坚信卦仙透露的天机是真的。

接下来,卖了房,卖了地,铺了路子,托了关系,还真就把王娡给送进了太子宫。

不管你信不信,老天总是不按套路出牌,让世间充满了太多的不可思议:

第一个不可思议,二手女王娡居然受宠了,得势了,被太子刘启,即位后史称汉景帝,宠作了掌上明珠,心肝宝贝;

第二个不可思议,王娡枕边香风呼啦啦一吹,太子刘启又将小姨子王皃姁召入太子府,从此姐妹一夫,不亦乐乎。

第三个不可思议,在王娡被封为美人,接连生下三个女儿,加上于前夫金王孙家生的大女儿金俗,共四胎后,一天,王娡对刘启说,方才午睡,梦到一轮太阳扑入了腹中。

刘启一听,瑞兆啊,要生儿子了。

果不其然,及至生产,刘彻出世,长大后便成了名垂青史的千古一帝汉武大帝。

对这桩奇事,司马迁还把它记入了《史记·外戚世家》:

“太子幸爱之,生三女一男。男方在身时,王美人(王娡)梦日入其怀。以告太子,太子曰:此贵徵也。未生而孝文帝崩,孝景帝即位,王夫人生男。”

顺理成章,臧儿一家也全都发达了。

与前夫所生子王信,获封盖侯;

与第二任老公所生次子田胜,封周阳侯;

长子田蚡更牛,做了宰相;

臧儿自己,则被汉武帝赐封平原君。

就连汉武帝同母异父的姐姐、流落民间的金俗,亦获封修成君,赏钱千万,奴婢三百,良田百顷。

我去,一介村姑,时来运转,一夜之间,便登上了大汉富婆榜。

而能有此荣华富贵,当拜臧儿的固执所赐。

来碗野鸡汤,活脱脱便是《哪吒》的翻版:

“我命由我不由天,我送女儿上龙床。”

汉武帝

04

当然,促成这一切最大功臣,当算于槐里市集摆摊算命的卦仙儿姚翁。

必须承认,没有他那句“娡乃大贵之人,日后必生天子”,怕也就没有汉武帝的出生和他的千古功业,大汉历史也必将改写。

那姚翁,难道真是堪比张良刘基、袁天罡李淳风,能洞察天机的神算?

正史上没说,野史也鲜有传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