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十酷 tencool.com社会衡阳石峰涉黑系列案调查:涉命案5起、制贩毒品近6吨
衡阳石峰涉黑系列案调查:涉命案5起、制贩毒品近6吨
2022-11-24

2020年3月2日,衡阳市成立“302”专案组,对石峰犯罪集团专案侦查,该案由湖南省公安厅直接指挥,衡阳市公安局主要侦办。至2020年10月14日,衡阳市公安局已将石峰、朱洪成、吴建宝等46名涉黑组织成员,5名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涉嫌制造毒品等非组织成员,共计51名犯罪嫌疑人移送衡阳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涉及5起命案

根据一审判决书,20多年来,石峰及其犯罪集团涉及的命案共5起,包括故意杀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故意杀人、以及故意伤害致他人死亡。

1996年,以石峰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尚未成型前,石峰曾受雇杀人。法院审理查明,1996年春夏之际,邹某以20万元雇佣石峰枪杀深圳某公司董事长赵某。石峰安排了吴建宝做枪手,于当年8月30日晚间在深圳福田区云鹏大酒楼门前,用一把五四制式手枪,将赵某枪杀。

一审判决书显示,1998年,石峰给了吴建宝一支五九制式手枪,支持其报复“强奸”吴建宝女友李某某。1998年2月16日,李某某在衡阳中山南路的一家茶馆附近,遭吴建宝、张评射杀。

法院审理查明,参与制毒的团伙成员吴建朝多次在外惹是生非,且经常私自外出,石峰担心吴会暴露制毒点位置,遂安排人将其灭口。据粟雪峰、张衡、罗一森等人供述,2003年4月18日中午,粟雪峰等五人趁吴建朝不备从背后用钢丝绳将其勒死,并用化学溶剂将吴毁尸灭迹。参与杀人的杨小衡也于当日突发心脏病死亡。

2021年12月1日,玉洁消毒碗筷,石峰等人此前受该公司负责人的请托故意伤害竞争对手致他人死亡。新京报记者 吴小飞 摄

值得一提的是,直到2020年案发前,吴建朝的哥哥、曾为石峰团伙骨干的吴建宝,都不知道弟弟被石峰杀害了。据其供述,吴建朝失踪后他曾三次问过石峰关于弟弟的情况,石峰先说因其弟不听话将其送去泰国了,后又称其弟表现很好已在国外娶妻生子,2015年前后的说法是“吴建朝在外面出事了,被判了7年,目前见不到”。

除了受雇杀人、“清理内患”杀人,石峰及其犯罪团伙还曾受请托伤人致死。法院审理查明,2012年底,石峰受人请托,帮其摆平在消毒餐具生意上的竞争对手白世文。石峰谈判未果就安排人“搞残白世文”。

多名涉案人员交代,石峰的指令经吴建宝安排至季涛到最后执行人何国军(已执行死刑)。2013年4月17日晚20时许,在衡阳市珠晖区“御品国际”门口,何国军因害怕打残白世文遭其报复,当场将白世文枪杀。

据2014年湖南省高院关于白世文被枪杀案的刑事裁定书,何国军因犯故意杀人罪、非法持有枪支罪,数罪并罚,判处死刑。何国军在案件审理阶段曾供述杀害白世文系季涛指使。

一审判决书显示,白世文被杀后,石峰安排季涛潜逃至广西。但季涛在广西期间,行事张扬,惹是生非,石峰担心季涛会危及组织安全,便下令将其除掉。

吴建宝、粟雪峰等人供述,2013年6月,吴、粟等三人到贺州以给季涛送钱为由将其骗上车杀害,并将其尸体运送至老龙头制毒点用化学溶剂将其毁尸灭迹。

白世文亲属透露,白世文在遇害前已经察觉到某种危机,“他(白世文)把原来随行的小轿车改成了金杯面包车,还曾向身边的人提起,如果他出了什么事,肯定是石峰干的。”白世文死后,白家认为真正的幕后主使石峰一直逍遥法外,其父一直向各地部门写举报信。

制贩毒品近6吨

法院审理查明,1999年前后,石峰在缅甸开设“兵工厂”制造枪支弹药,并由此结识了杨兆群、李思思。

2001年,石峰先后与杨兆群、李思思商议,由李思思出资,杨兆群负责购买制造冰毒原料、辅料;石峰提供制造冰毒的人员、场地以及负责运送,做起了制贩毒品的生意。

涉案的三个制毒窝点均被石峰安置在衡阳市郊,首个制毒点距离衡阳火车站十几公里,位于咸塘镇电站组的白鱼潭农场。

2021年11月29日,新京报记者来到白鱼潭农场实探,该农场位于现衡阳东站附近,紧邻耒水河,农场四周大多是民宅,通往农场的是一条一车宽的石板路,道路两旁种满了茂密的绿植,入口处是镂空的大铁门。

2021年11月29日,衡阳市金甲岭渡家河组的一处工厂,石峰等人此前在此工厂的地下一层制毒。新京报记者 吴小飞 摄

“现在农场基本保持石峰案发前的原貌”,现场工作人员介绍,目前该农场已被一名商人承包,主要用作养殖观赏性锦鲤。该农场内有一栋呈“L”形的两层白色小楼。多名涉案人员供述,此前这个小白楼的一楼用来制毒,二楼用作晾晒和存放成品冰毒的仓库。

农场中有一条目测近百米的葡萄架走廊,走廊的入口有两座天使石像,廊的两侧各有若干鱼塘,此外,院落里还种有柚子树、梨树,以及金丝楠等。现农场工作人员说,“金丝楠有70棵”。

一审判决书显示,2001年5月,石峰与朱洪成把白鱼潭农场作为制毒点,以饲养家禽、锦鲤等作为掩护,与杨兆群联系购买原料、辅料等,经李思思介绍请来了三个“制毒师”作为“技术总监”,指导调制制毒设备和负责具体制毒。此外,石峰还为制毒点配置了2支AK47步枪、2支五四手枪、1支雷明顿猎枪和2个手雷,饲养了藏獒、狼狗等看家护院。

当地村民告诉记者,当年石峰等人刚来时,村里人曾经帮忙去种树、种菜,搭葡萄架子。农场 “白天没啥动静,但是一到晚上就有很多车辆进出,还在院子里晒一些簸箕、筛子之类的工具,偶尔也有些奇怪的味道。”

衡阳中院查明,2001年下半年,石峰及其犯罪团伙分工协作,在白鱼潭制毒点制造的首批毒品约1400千克。案发后,警方曾在此制毒点地下挖出了两袋共计近100千克的制毒残渣,并从中检出了制毒原料和冰毒。

据团伙成员肖建豪供述,在白鱼潭制毒完成一个月左右,参与制毒人员宋伟衡提出,该制毒点距离村民住宅较近,容易暴露,石峰决定另外找地方。2002年3月,涉案人员朱洪成用“王晶”的名字租下老龙头养殖场作为新的制毒点。

所投资酒店曾涉赌博、吸毒犯罪

2010年前后,石峰开始逐渐退出“黑产”,将其前期积累的财富“洗白”。在案资料显示,2008年,石峰停止了个人累计获利5000万元的毒品生意;同年,石峰将在缅甸的“兵工厂”转让他人,非法获利800万元。

据一审判决书,石峰先后将其非法获利投资、参与开办衡阳林隐假日酒店有限公司(下称林隐酒店)、衡阳市雁峰区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湖南动物庄园食品有限公司(下称动物庄园)、郴州万国大酒店等公司,涉足地产、石材、酒店、小额贷、型煤加工和猪肉供应等领域。

“在石峰所有资产里,林隐酒店价值是最高的。”一名早年为石峰提供法律服务的衡阳人士透露。

彭伟唐(另案处理)是林隐酒店“创始人”,石峰的“合作伙伴”。据其亲属介绍,至2004年,彭家在衡阳已有三家林隐酒楼,是衡阳餐饮界的龙头企业。

“当时领导来找彭伟唐谈,说开发新城区,当时衡阳也没有一家五星级酒店,如果我们能找到港商合作,会有很多政策优惠。”彭伟唐亲属说,在此背景下,彭伟唐找到了当时在衡阳小有名气且具备一定资金实力的石峰。

在前述法律顾问看来,除了石峰港商身份带来的政策优惠,彭家找到石峰不仅能解决前期筹建酒店的部分资金问题,还能借着石峰的“社会影响力”为酒店经营护航。

林隐酒店微信公号介绍,该酒店是衡阳市首家由内地与香港合资开发的集餐饮、休闲娱乐、住宿、旅游度假为一体的大型园林式超豪华酒店。占地面积146亩,建筑面积6.7万余平方米。酒店于2008年年初正式营业。

“石峰持股30%,彭伟唐持股70%,后来彭离婚后,他的股权被稀释,石峰的一直没变。”彭伟唐亲属说。

石峰投资的衡阳第一家五星级酒店林隐酒店,这里也是多起赌博、吸毒、容留他人吸毒犯罪事件的发生地。受访者供图

2021年11月25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林隐酒店,该酒店分A、B两栋,楼高八层,正门两侧摆满黄白彩绘的大象石塑,整体建筑偏东南亚风格。酒店一楼连接会议室和餐厅入口处,供奉着民间祈祷“平安祥和”的南岳圣帝像,高约三米,宽一米多,十分醒目。

多个信源证实,林隐酒店B楼4层2423房间,是石峰的长包房。据彭伟唐亲属介绍,该长包房是一间套房,是林隐酒店最好的房间,面积为118平方米,目前门市价在1680元/天,“因为石峰长期住,专门做了装修,里面有一些红木家具”。

据衡阳市蒸湘区人民法院2019年作出的关于吴建宝开设赌场的刑事判决,2010年6月至7月的南非世界杯足球赛期间,石峰犯罪团伙的核心成员吴建宝,为牟取非法利益,在林隐酒店自行坐庄接受赌客的小额投注进行赌球活动。接受的投注赌资共计57.25万元。

2021年11月25日,林隐酒店B栋4层2423房此前曾是石峰的长包房。 新京报记者 吴小飞 摄

数个生效判决还表明,林隐酒店一楼东的娱乐场所,在2016年——2019年间,以牟利为目的,私设“嗨包”,为他人吸毒提供场所和工具。

据衡阳蒸湘区人民法院2017年关于张某等人容留他人吸毒的刑事判决书,2017年2月6日晚,衡阳市公安局组织耒阳、常宁两地警力对该位于林隐酒店一楼东的蝙蝠娱乐公司进行突击检查,在多个包厢内共查获涉嫌吸毒人员70余名,其中58人尿检结果呈阳性。

2020年衡阳中院关于彭某某等容留他人吸毒的刑事裁定书显示,2018年12月,变更为林隐豪门俱乐部的林隐酒店一楼东的娱乐场所,将部分KTV包厢设置为允许顾客吸食毒品的 “嗨包”,向顾客提供盘子、吸管等吸毒工具,并根据嗨包包厢大小,每次分别收费4080元、5080元,至2019年5月案发,数名犯罪嫌疑人累计开设嗨包16次。

2021年11月25日,新京报记者发现,“豪门俱乐部”现在已经更名为慕尚俱乐部,俱乐部门口悬挂多张身材丰满女性的图片,入口处贴上了封条,查封单位是衡阳市公安局高新开发区分局,时间是2021年5月21日。

2021年11月25日,林隐酒店慕尚俱乐部旁的慕尚酒吧,入口已经被查封,此前这里曾涉留容他人吸毒。新京报记者 吴小飞 摄

此外,林隐酒店内此前还有毒品交易发生。据郴州市中院2015年关于王某某贩卖毒品的刑事裁定书,多名涉嫌贩卖毒品的嫌疑人供述, 2013年6月,涉案人员在林隐酒店完成了甲基苯丙胺(冰毒)500克和甲基苯丙胺片剂(俗称“麻古”)200粒的交易过程。

天眼查信息显示,彭伟唐的前妻、持股35%的大股东奉桑玉,现在是林隐酒店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林隐酒店周围的绿植上,挂满了红底黄字长条状的祈福带,大部分带子上写有“消灾免祸、平安吉祥”字样。酒店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这些祈福带是今年才挂上去的。

暴力垄断衡阳猪肉市场

一审判决书显示,石峰团伙还对衡阳猪肉市场进行非法控制,在衡阳造成了重大影响,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经济和生活秩序。

新京报记者获取的书面材料显示,2017年,石峰实际控制湖南动物庄园食品有限公司,在当时,该公司是衡阳市城区唯一一家A类定点猪肉经营单位。

“2015年,动物庄园经营遇到困难,资金链出了问题,在银行也借不到钱,只能通过民间渠道借款。期初也不是跟石峰借钱,而是跟石峰有关系的一个人,借了1000万元,是月息4分高利贷。”动物庄园原实控人李清定回忆,石峰是通过这笔借款的本息,剥离了公司一些债务后,以2600万元控股了公司,持股60%。

李清定说,石峰控股公司之后,完全不按《公司法》规定经营管理公司,而是一套“黑社会”的方式,如:将原股东赶出经营管理层,不向股东定期披露公司财务数据,也不分红,公司完全按照“一言堂”的模式运转。

涉黑组织四主犯判死刑

办案机关材料显示,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后,衡阳市公安局陆续收到对石峰及其团伙的举报材料。2018年9月,在湖南省公安厅的指导下,衡阳市公安局选调侦查小组进行了秘密侦查。同年11月30日,对石峰等人收网抓捕。

2020年3月2日,衡阳市成立“302”专案组,对石峰犯罪集团专案侦查,该案由湖南省公安厅直接指挥,衡阳市公安局主要侦办。至2020年10月14日,衡阳市公安局已将石峰、朱洪成、吴建宝等46名涉黑组织成员,5名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涉嫌制造毒品等非组织成员,共计51名犯罪嫌疑人移送衡阳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据新华社报道,2020年12月20日至23日,石峰团伙系列案分别在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衡阳市珠晖区人民法院、石鼓区人民法院、雁峰区人民法院、蒸湘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

石峰及其团伙在衡阳中院的开庭审理现场。受访者供图

“石峰对其杀人罪不认罪,他说自己没有亲手杀过人,在毒品制造、交易中,他觉得自己只是个中介人员。”多名参与一审庭审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石峰对其涉案的大部分罪名拒不承认。

据一审判决,衡阳中院认为:石峰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罪,犯故意杀人罪,犯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犯非法制造、买卖、储存枪支、弹药、爆炸物罪,犯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犯故意伤害罪,犯聚众斗殴罪,犯寻衅滋事罪、犯非法拘禁罪、犯强迫交易罪、犯容留他人吸毒罪、犯高利转贷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此外,吴建宝、粟雪峰、杨兆群亦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罗一森、阳云健、朱洪成、张衡、张评、肖建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其余团伙成员被判处无期徒刑至有期徒刑不等。

一审判决后,石峰等人不服,提起上诉。

一位接近案情并多次会见过石峰的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谈起对石峰的印象,“他做任何事情没有罪恶感,主要从生存法则的角度来考虑、以一套强势掠夺的方式来做事或者做生意”,最近一次会面时“石峰表现得很平静,已经做好要死的准备了”。

新京报记者 | 吴小飞

编辑 | 胡杰

校对 | 王心